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民政资讯 > 民政要闻 > 媒体关注

番禺区民政部门为困境孩子组建模拟家庭 招聘爸和妈 为娃建新家

来源:广州市民政局 发布时间:2018-01-12 阅读次数:

一家十口居住在敞亮的三室一厅里,客厅的墙上挂着温馨的照片

男孩房以蓝色为主基调

来!多吃点小橘子”“还吃小饼干吗?”“”“谢谢老爸、谢谢老妈”……18日中午12时,在番禺区福利院综合楼3楼一个三室一厅的中,一对中年夫妻正弯腰给8个孩子派水果、饼干,聊学校趣事,不时传出欢声笑语。

这是一个特别的家庭。家庭中的8个孩子是被弃儿童或监护人无力监护或无法监护的儿童,爸爸”“妈妈则是一对真实夫妻,是番禺民政部门聘请来的照料者,他们与孩子组建成模拟家庭,让孩子感受正常家庭的温暖。这些孩子从哪里来?这对夫妻怎样当上临时爸妈的?18日,记者深入进行采访,呈现这个特别家庭背后的故事。

一家十口人 “爸妈叫得欢

中午1130分,王金城夫妇早早站在福利院儿童部门口等待,没一会儿,校车抵达,两人手牵着孩子,先去食堂午餐,然后一起回家。

一回到家中,孩子们就撒起欢来。王金城招呼调皮的孩子们围着长条桌坐,开始派小橘子、饼干,接过零食,孩子甜甜喊一声谢谢老爸,憨厚的王金城露出了微笑。听到孩子们这样称呼,心里幸福呀!

这个临时组建的家庭一点都不缺温暖。大门上方贴着一句暖心话:欢迎回家。三室一厅很宽敞,有100多平方米,客厅像所有家庭一样摆放着大沙发、电视机,墙边橱窗里摆放了书籍、玩具,家具齐备、装修温馨。一间卧室以蓝色为基调,为男孩房;另一间卧室则以粉色为主,为女孩房。

王金城、杨晓兰是来自山东淄博的一对真实夫妻,为番禺区民政部门聘请来的。在家中,孩子们都亲昵地称呼他们为爸爸”“妈妈

吃完零食,孩子们趴在桌子上画画、写字、做算术题,而王金城、杨晓兰站在桌旁,守着他们。你的手脏了,妈妈帮你擦一下。见到其中一个叫潘爱茂的孩子画画弄脏了手,妈妈杨晓兰拿起纸巾,耐心地帮孩子擦拭起来。

据悉,这个模拟家庭中的8个孩子最大的15岁,最小的7岁,4个男孩、4个女孩。目前,8个孩子都在沙墟二村小学就读。

孩子多姓” 之谐音

番禺区民政局未成年人保护办公室主任周静珊说,模拟家庭的困境儿童来源有三:一是父母涉案被捕,家中儿童无人照料,由公安护送至模拟家庭;二是父母一方在押,另一方离家或失踪,家中作为长辈的监护人由于健康突发状况失去监护能力的;三是被遗弃的、在福利院中生活且因年纪较长而未被社会家庭收养,健康状况较好的儿童。

数据显示,番禺区户籍内未成年人约有18万人,非户籍未成年人8.1万人;经摸查核实,现有困境未成年人1177人,其中孤儿189人,残疾儿童487人,重病儿童47人,监护人无力监护或无法监护的儿童30人,单亲家庭儿童134人,低保、低收入家庭儿童290人。番禺区某镇街有两姐妹,其父亲因吸毒在押,母亲离家出走,作为其监护人的祖母突发急病病危,丧失监护能力。所在镇街派出所将两姐妹送交福利院,由模拟家庭提供照料。” 周静珊说。

他们为何大都姓?番禺区福利院儿童部部长黄丽春解释说,进入模拟家庭的孩子有姓名的用原来姓名,若没有姓名就姓,取番禺的音。自2016年起,引用《论语·学而》中的泛爱众而亲仁为顺序,作为姓名中间字,如:2016年进入,则取名潘泛×”2017年进入,取名潘爱×”,以此类推。

爸妈怎么选  恩爱有文化

王金城与杨晓兰今年同为45岁,正值年富力强的年纪,两人育有一子,在广州武警医院工作。剩下我俩留守老家,挺冷清的,恰好在网上看到模拟家庭招聘家长的信息,就报名试试,没想到入选了。说起竞岗经过,杨晓兰至今有点小激动。

王金城说,照顾8个孩子并不容易,孩子们有时会为一件玩具发生争执。我有五个兄弟姐妹,懂得处理这种状况,两边都要安抚,事后再柔和地提出批评。王金城说,现在自己有种回到从前大家庭的感觉。

一下子多了8儿女,家里想不热闹都难!杨晓兰笑得合不拢嘴。孩子都是爸妈的宝。他们的爸妈暂时不能陪伴他们,我们俩担起这份责任,一点不敢马虎。

据悉,模拟家庭中的临时监护人是番禺民政部门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的,招聘条件堪称严苛。首先要有爱心、有耐心,同时有一定文化水平,能够照顾多名孩子的饮食起居。” 周静珊说,获聘者还需经过安全应急处理、心理健康等方面培训才能上岗。在父母职责条款中,记者看到以下相关要求:全权对家庭实施管理,对儿童实施监护,并保障儿童的权益和人身安全;关爱、尊重和相信孩子,发掘孩子潜能,积极培养其自理能力和自尊、自信、自立、自强的精神;严禁丑化、打骂、体罚或冷虐待孩子等。

我们还特别注重一点:这对夫妻要恩爱,家庭和睦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为孩子营造一个温馨、平和、安全、持久的家庭氛围。” 周静珊说。

不同于孤儿院  不接受社会领养

据了解,模拟家庭所照料儿童为临时寄养,不接受社会家庭领养,儿童日后将回归家庭。模拟家庭除了为儿童提供生活照料,更注重对儿童进行心理建设和关爱。孤儿院儿童为政府长期供养,可接受社会家庭领养。

周静珊表示,比如,某儿童父母双方在押或其中一方在押另一方失踪,可由公安护送至区福利院进入模拟家庭,待其父母其中一方刑满释放并将儿童接回,儿童即可离开模拟家庭回归原生家庭。又如,一位孩童走失,群众发现后报公安,由公安护送至模拟家庭,待与家人取得联系后,由家人接回。

假如上述第一种情况的儿童,其父或母刑满释放后失踪,并没有将儿童接回,儿童确认为被遗弃,则区福利院可考虑将其视作孤儿。上述第二种情况的儿童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亲人认领,确认为被遗弃,也将被视为孤儿。” 周静珊说,孤儿在福利院儿童部(孤儿院)居住,可接受社会家庭的领养。

记者  肖桂来

(《广州日报》2018111A15版)